首頁/行業動態/正文

央行2020年成績單出爐,金融數據完美“達標”

2021-01-14   責任編輯:梓萌
 
評論

2020年新增信貸社融投放規模“完美”契合既定目標。

??1月12日,央行發布的2020年金融數據和社會融資統計數據顯示,全年人民幣貸款增加19.63萬億元,同比多增2.82萬億元;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累計為34.86萬億元,比上年多9.19萬億元。

??不論是全年新增人民幣貸款規模,還是社融融資增量規模,上述“成績”較好地契合了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在去年6月所提出的“預計全年人民幣貸款新增近20萬億元,社會融資規模增量將超過30萬億元”的預判。

??M1、M2同比增速回落

??根據央行數據,2020年12月末,廣義貨幣(M2)余額218.68萬億元,同比增長10.1%,增速比11月末低0.6個百分點,比2019年同期高1.4個百分點。狹義貨幣(M1)余額62.56萬億元,同比增長8.6%,增速比11月末低1.4個百分點,比2019年同期高4.2個百分點。流通中貨幣(M0)余額8.43萬億元,同比增長9.2%。全年凈投放現金7125億元。

??相比于前一個月,12月M1、M2同比增速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回落,M1結束5個月回升。其中,11月M1、M2同比分別增長10%、10.7%。對此,開源證券首席經濟學家趙偉分析,M2增速低預期,或與財政支出進度低于預期等有關,12月財政存款僅投放9540億元、較2019年同期少投放1246億元。

??在東方金誠首席宏觀分析師王青看來,12月M1增速比11月末下調1.4個百分點,比2019年同期加快4.2個百分點。一方面或與近期房地產調控收緊、房地產市場降溫有關,另一方面也體現年末企業信貸增速下滑帶來的影響。

??中國銀行研究院研究員李義舉向記者表示,當前我國宏觀杠桿率較高,尤其是非金融企業杠桿率較高。截至2020年三季度,非金融企業部門杠桿率為164%,與2019年同期相比上升了8.4個百分點,防風險已成為宏觀調控政策的重要關注點。貨幣政策保持穩健,并未繼續寬松,這導致近期M1、M2增速出現回落。

??全年新增人民幣貸款19.63萬億元

??另外,根據央行數據,2020年人民幣貸款增加19.63萬億元,同比多增2.82萬億元。分部門看,2020年全年新增貸款中,住戶貸款增加7.87萬億元,其中,短期貸款增加1.92萬億元,中長期貸款增加5.95萬億元;企(事)業單位貸款增加12.17萬億元,其中,短期貸款增加2.39萬億元,中長期貸款增加8.8萬億元,票據融資增加7389億元;非銀行業金融機構貸款減少4706億元。2020年12月份,人民幣貸款增加1.26萬億元,同比多增1170億元。

??在分析人士看來,去年12月份人民幣貸款同比多增1170億元,主要源于當月票據貼現率走低,企業票據融資大幅增長,這也對企業短期貸款形成一定替代效應。

??社融增量方面,具體來看,對實體經濟發放的人民幣貸款增加20.03萬億元,同比多增3.15萬億元;對實體經濟發放的外幣貸款折合人民幣增加1450億元,同比多增2725億元;委托貸款減少3954億元,同比少減5442億元;信托貸款減少1.1萬億元,同比多減7553億元;未貼現的銀行承兌匯票增加1746億元,同比多增6503億元;企業債券凈融資4.45萬億元,同比多1.11萬億元;政府債券凈融資8.34萬億元,同比多3.62萬億元;非金融企業境內股票融資8923億元,同比多5444億元。2020年12月份,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為1.72萬億元,比2019年同期少4821億元。

??另外,據央行初步統計,2020年末社會融資規模存量為284.83萬億元,同比增長13.3%。

??分析人士認為,從全年社融結構來看,主要特征是債券和信貸融資大幅增長,成為逆周期調節的主要發力點;委托貸款、信托貸款等表外融資延續下降勢頭,表明嚴監管并未因疫情來襲而出現方向性調整。

??房地產金融監管措施正在顯效

??值得注意的是,信貸社融的高增與廣義貨幣(M2)增速維持高位相呼應,后者反映貨幣供應量,M2增速較高,通常表明市場“不差錢”,企業和個人貸款可得性較高。

??從信貸社融結構看,2020年突出的特點就是銀行信貸、政府債券是支撐社融高增長的主力,銀行信貸中的企業部門中長期貸款增長顯著,顯示出信貸結構的持續優化。

??而作為歷來的信貸小月,去年12月份信貸社融規模基本符合市場預期。當月人民幣貸款新增1.26萬億元,環比少增1700億元;社融增量1.72萬億元,環比少增約4200億元。

??分結構看,新增信貸中的居民中長期貸款的變動值得關注。王青表示,由居民房貸構成的居民中長期貸款在去年12月出現了7個月以來的首次同比少增,表明前期出臺的“三條紅線”等房地產金融監管措施正在產生效果;與之相反,12月企業中長期貸款保持同比較大幅度的多增勢頭,意味著政策對制造業投資的支持效果仍在持續顯現。

??此外,在社融增量中,12月信托貸款降幅較大主要是受房地產調控政策加碼的影響,當月企業債券融資少增幅度較大表明前期債市違約事件的影響仍在發酵。

??后續貨幣政策以穩為主

??針對后續貨幣政策走向,易綱行長日前談及2021年金融領域熱點問題時指出,2021年貨幣政策要“穩”字當頭,保持好正常貨幣政策空間的可持續性。在總量方面,綜合運用各種貨幣政策工具,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保持廣義貨幣(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同名義經濟增速基本匹配。支持好實體經濟特別是小微企業發展,繼續深化利率匯率市場化改革,繼續推動金融高水平對外開放,發揮好金融支持綠色發展的三大功能。

??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認為,下階段央行貨幣政策將保持連續性、穩定性、可持續性,穩健的貨幣政策將靈活精準、合理適度,預計央行將繼續主要通過“MLF+逆回購”的組合調節市場流動性,引導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與名義GDP相匹配。

??郵儲銀行研究員婁飛鵬則指出,從貨幣供應量看,顯示出央行通過靈活的貨幣政策操作,實現了流動性合理充裕。就接下來的貨幣政策看,預計會以穩為主,盡量保持正常貨幣政策延續更長的時間。雖然今年尤其是上半年經濟增速較高是大概率事件,但這主要是去年經濟受疫情影響增速較低所致,貨幣政策對此而收緊的可能性較低。

??易綱行長此前強調,在支持實體經濟發展的同時,注意防范金融風險的積累。要穩妥處置個體機構風險和重點領域風險,健全金融風險預防、預警、處置、問責制度體系,進一步壓實各方責任,補齊監管制度短板。風險處置過程堅持依法合規、穩妥有序。完善風險處置長效機制,多渠道補充中小銀行資本金。

??光大銀行金融市場部分析師周茂華指出,由于國內需求仍處于復蘇階段,國內貨幣政策不會急轉彎,但需要平衡好穩增長、防風險和促改革的關系,國內宏觀杠桿轉入穩階段,接下來貨幣政策將保持靈活精準;在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的前提下,繼續支持實體經濟薄弱環節和重點領域。

來源:中房網綜合整理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網友參與評論
 
條評論
表情
點擊加載更多
返回頂部
北京pk10 3-8定位技巧